981234.com六肖

档案里的岁月记忆 方寸之间的父子爱、家国情

  平淡的生活需要点儿仪式感,比如一次难忘的团聚、一句真挚的承诺、一张郑重的合影。

  在63岁的王彦看来,最珍贵最浪漫的事,就是每年国庆节和儿子在沈阳的地标——中山广场照一张合影。从1985年到2018年,34张合影,不仅承载着父子深情,还见证了改革开放的时代变迁。

  10月3号上午,沈阳碧空如洗,微风拂面。中山广场四周的立体花坛构思巧妙、造型优美,在布局上与广场中央的宏伟塑像完美融合,令人流连忘返。

  在广场南侧,63岁的市民高玲正在给丈夫王彦和儿子王田拍照。王田在指导母亲高玲怎样使用相机,高玲则在指挥父子俩如何摆造型。

  高玲告诉记者,去年父子俩在国庆节穿着休闲服就拍了一张合影,显得不太正式,今年必须穿西装拍照,这可关系到家庭档案的严肃性。

  王彦的家庭档案,就是父子俩每年国庆节在中山广场的合影。既没有厚重的相册,也没有泛黄的相片,有的只是一张薄薄的光盘,这可能是我们接触到的最轻便的家庭档案了。

  王彦:“我刻盘了,原来是一大堆没整理,后来给他整理整理,我就干脆刻个盘,原来那个照片上面没写哪年,我统一给他弄规范。第一张是八五年的……”

  1985年国庆节,30岁的王彦带着三岁多的儿子王田来到中山广场,那一年,他们拍下了第一张合影。

  王彦:“85年的时候,我老婆也在(广场)旁边上班。十一值班,我说儿子,咱俩去看看你妈去。看完咱去广场溜达,我说咱照个相吧,爸爸小时候就老在广场这转悠,爸爸在后面的银行工作。我就在电子局后面那个楼工作,我单位在省人民银行。就在那照第一张,以后每年都在那照。怎么说有缘呢……”

  1969年,中山广场毛主席塑像举行奠基仪式,刚上初中的王彦参加了义务劳动,还参观了当时位于广场北侧的“毛主席塑像建筑指挥部”。这栋建筑,在十年后竟成为王彦工作的省人民银行办公楼,他在这里,一干就是二十一年。

  那张1985年拍摄的照片,虽然像素不高,但是三岁的小王田身上的红色马甲还是显得很抢眼。

  “你看这个小红衣服,那个时候外汇局同事上日本,回来当好东西送的,出国那时候不容易,当时最时髦,叫防雨绸叫什么,国内没有的。以后的照片一直有这个……”

  从1985年到1988年,每年国庆拍摄的照片里,王田穿的都是这件红色马甲。甚至在2009年,父子俩还拿着这件小马甲拍了一张合影。

  在王彦的眼中,这件红色马甲,见证了儿子的成长;在沈阳大学李斌教授的眼里,这件马甲,也是国人审美观念变化的佐证:“八十年代我们刚刚改革开放,大部分还是以灰黑蓝为主。他的这个红衣服从颜色上就比较鲜亮一些,当时可以说比较时髦。这个时期我们的观念一点一点发生变化了,讲究怎么突出我个人的品性,我喜欢什么,要展现在我的服装上。”

  比起儿子的时髦穿着,风华正茂的王彦在1985年穿的却是一身略显老气的深灰色中山装。

  直到1988年,照片里的王彦终于告别了中山装,一身笔挺的西装让身高一米七五的他显得帅气十足。

  王彦:“这个时候我就有点变化啦,我就从中山装变西装了,那时候可瘦了,120多斤……”

  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照片里,王彦的装束也在悄然变化:“你看这时就能好一点,93年当时是那个皮尔卡丹西装、大利来的皮鞋。孩子也开始穿上旅游鞋了……”

  虽然西服颜色、品牌一直在变换,但在二十多年里,照片里王彦的服装款式却是不变的西装,直到2013年临近退休时,王彦才穿起了流行的休闲服。在李斌教授看来,这种服装选择,无意中展示出一种职业理念的变化。

  李斌:“改革以后,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步伐的变大,人们越来越认同国际上服饰的审美标准,西装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一种载体,能够和世界接轨,所以大家就愿意(通过)穿西装来展示自己最新的理念,甚至是和世界接轨的一种形式。”

  其实,服饰不仅能反映一个人的年龄、职业,有时也能反映出当时的生活状态。比如,在1999年的合影里,王彦就忘记了打领带,因为此时的他即将离开工作了二十一年的人民银行,前去参与筹建华夏银行沈阳分行。

  1998年底,中国人民银行进行体制改革,撤销省行,成立上海、沈阳等9家大区行。面对进退留转,王彦决定:离开人民银行机关,到方兴未艾的金融市场里一展身手。

  而华夏银行沈阳分行的办公楼,就选在中山广场东南侧的原南方证券旧址。人到中年,王彦又从中山广场开启了自己新的职业征程。

  王彦:“2000年让我送走了,送到英国去念书了,高二走的,到爱丁堡。在英国呆了七年……”

  就在王田留学期间,王彦也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沈阳。虽然父子俩相隔万里,都不在沈阳,但王彦还是坚持要求王田每年风雨无阻回来照相。——2005年,王田因为论文答辩没能在国庆节回来,王彦还是要求儿子在冬天赶回来,父子俩补了一张合照。

  王彦:“我说你必须得回来,国庆节没照,你得给补上!最后是圣诞节回来,那都冬天了。”

  王田:“青春期的时候,觉得没意思,(想着)能不来就不来,那时小,也不懂,(都是)逼着来,老爹带著来,跑不了!越长大,越明白这是咋回事了,懂得这是沈阳市地标建筑,也就不再抗拒拍照了,有时候我喊我爸来。”

  王田:“十八岁,出国以后,见证了沈阳一年好过一年,而且去了这么多地方,还是觉得家里好,还是沈阳好!”

  李斌:“无论社会外在的环境怎么变,中国传统的这种家国一体的这种理念是不可改变的。这也是我们今天中华民族伟大中国梦,精神上的支柱,无论是你身在何处,在干什么,在重大的节日我们要回家进行团圆,虽然社会流动性比较大了,可是核心理念、核心价值一直没有改变。”

  34张父子合影里,当初稚嫩的王田已至壮年,原本风华正茂的王彦则已经鬓染风霜。

  人在变,中山广场周围的环境也在变。父子俩身后的辽宁省人民银行办公楼翻建成人民银行沈阳分行大楼,真空研究所变成南方证券,又改造成了华夏银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办公楼、和泰国际大厦……

  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广场周边的广告牌从八十年代的沈阳百花十四寸黑白电视机开始逐年演变:长剑、555香烟、青岛啤酒、诺基亚手机,全球通移动通讯、南方证券、华夏银行、招商银行……中山广场记录着时代的变迁,同时,也在每个沈阳人的心里留下了不同的回忆。深圳市源泰达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怎么样?

  2015年,王彦退休后选择回到家乡沈阳,而王田学成归国后,定居天津工作生活。王彦说,自己还有一个小小愿望:将来当了爷爷,每年的国庆节,还能带着儿孙来中山广场拍张合影。

  王彦:“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不能忘记这份亲情,不要忘记家乡沈阳,把这份真情传承下去!”